<var id="hzpzz"><strike id="hzpzz"></strike></var><var id="hzpzz"><strike id="hzpzz"></strike></var>
<cite id="hzpzz"></cite>
<var id="hzpzz"><strike id="hzpzz"><listing id="hzpzz"></listing></strike></var><var id="hzpzz"></var>
<menuitem id="hzpzz"><dl id="hzpzz"></dl></menuitem>
<cite id="hzpzz"><video id="hzpzz"></video></cite> <menuitem id="hzpzz"><dl id="hzpzz"><progress id="hzpzz"></progress></dl></menuitem><var id="hzpzz"><strike id="hzpzz"><progress id="hzpzz"></progress></strike></var>
<menuitem id="hzpzz"><dl id="hzpzz"><listing id="hzpzz"></listing></dl></menuitem>
<var id="hzpzz"></var>
<var id="hzpzz"><video id="hzpzz"></video></var>
<var id="hzpzz"></var>
<var id="hzpzz"></var>
您的位置:首页
??->??工作动态??->??特别推荐
浙江多地发布中小学生劳动清单
发布日期:2022-08-22 09:33 浏览次数: 来源:浙江日报 字号:[ ]

近日发布的《杭州市中小学生家庭劳动清单(征求意见稿)》,明确列出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阶段每个年级学生需要掌握的劳动技能。此前,宁波、温州等地也公布了劳动清单。

教育部要求,从今年秋季开学起,劳动课将正式升级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平均每周不少于1课时。劳动教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话题。老师、家长对劳动清单怎么看?劳动教育又将发挥哪些作用?

劳动清单如何制定

仔细观察各地的劳动清单,各年级的项目要求非常细致,涵盖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小学一年级要学会剪指甲、整理书包课桌、使用扫把和拖把;小学四年级要学会套被套、煲汤;初中七到九年级要掌握衣物缝纳、会预订酒店及门票、合理规划零花钱……

这些详细的劳动清单,是如何制定的?

2021年底,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发布过一份劳动清单,针对每个年级的学生,从整理、洗涤、烹饪、购物理财、物品使用等方面提出约10个劳动任务。记者了解到,这次杭州市发布的清单就是在省教育厅教研室这份劳动清单的基础上,通过征求意见、梳理反馈,制定的更加细化、更加贴近杭州家庭实际的劳动清单。

今年2月,温州在全省率先发布《中小学日常生活劳动清单》,按年级梳理必会和引导掌握的日常生活劳动技能。“针对不同学段学生特点,分学段分年级设置劳动教育培养目标。小学以参与日常生活劳动为主体,初中注重增加劳动技能,高中丰富职业体验,增强职业规划意识。”温州市教育局基础教育处副处长陈爱新告诉记者,除了参考劳动课程标准,前期还请一线劳动课教师在学生和家长中做了调查,作为制定劳动清单的依据之一。

劳动作业会成为负担吗

劳动清单的发布引发了家长们的讨论。有些地方的劳动清单一公布,就有家长留言点赞,“打印出来,假期让孩子照着做正好!”“正好缺少这样的指导,马上对照清单,让孩子从身边的小事做起。”

采访中记者发现,关于让孩子劳动这件事,大部分家长是赞同的。

有家长认为,孩子总是要长大的,希望孩子可以早点学会安排自己的衣食住行,从小引导他们学各种劳动技能很有必要。也有家长说,自己小时候,劳动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小学每周劳动课都要拔草,到了初中要去后山采茶,劳技课还有各种手工活动,收获很大。

但让家长们比较迷茫的是,劳动教育该怎么做?会不会成为课业之外的新负担?

“看到这个清单,我的第一反应是,是不是又要拍视频打卡了?”一位三年级小学生的妈妈有些担心。她说,让孩子劳动是好事,有些生活技能确实需要掌握,但家长可能也要跟着忙活了,建议学校布置劳动作业时把握好度,不要变成强制性的任务。

相对于小学,初中和高中家长考虑更多的则是清单中的一些项目是否能实现。比如一些拆装类的技能,有些孩子不擅长,要如何完成?再比如,高中生要学会一项非遗技能,在繁忙的课业压力下,又有多少学生能够达成目标?

关于家长这些想法,不少校长表示可以理解。一位小学校长认为,劳动教育不同于文化课程,带有一定的社会性,需要家长和学校共同参与,这会有个磨合的过程。

评价方式有哪些

对学校来说,有了按照年级梳理的劳动清单,劳动课程的设置将更有针对性。“在总体框架之下,学校可以针对自身特色,按年段优化劳动课程。”一位校长拿到清单后表示。

这也是教育部门出台劳动清单的初衷之一。“劳动教育任务清单解决了学段衔接问题,避免了不同学段教育目标重复的情况,给学校劳动教育的实施提供了有效依据。”陈爱新说。

关于不少家长关心的劳动教育评价问题,各地也正在探索。宁波市北仑区采取的是多元化评价方式,从学生的平时表现、年(学)段综合考评、劳动素养监测三个维度对学生进行评价。此外,还会通过劳动技能比赛评选“劳动小能手”等方式,增强学生学习劳动技能的获得感。

在北仑区长江小学,期末阶段同学们除了日常的学科类测试,还会进行一场特殊的劳动考试。同学们在教室、食堂等场所,比拼系鞋带、收纳雨伞、清洗餐盘等技能。校长沈佩峰表示,除对学生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进行过关考试外,还把劳动素养考核纳入学校评价体系,和语文、数学等学科的表现情况一起放进期末素质报告单中。

这个暑假,杭州市钱江外国语实验学校也在完善劳动教育课程的评价体系。“家校联系本将重新印刷,里面专门增加了劳动教育的内容,不需要录制视频打卡,对照相关要求,完成了打勾即可。”校长赵骎解释,劳动教育除了校内提供丰富有特色的课程,在减轻家长负担的前提下需要家庭共同参与。

眼下,全省中小学都在为下学期即将开设的劳动课程做准备。如何针对不同年段的孩子开设不同的课程?如何利用有限的场地上好这堂课?如何调动老师和学生的积极性?这些都是学校正在着力思考、解决的问题。

一大道在线播放电影